Coo小說 >  穿越之力 >   第1章

1999年7月,在絕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情況下,命運的軌跡發生了偏移,在這個時間點,產生了一個與現實世界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。瑪雅人的預言也許並冇有錯……1999七月上,恐怖魔王從天降……

1999年7月17日,週六,21點15分,ZJ省HZ市GS區職工大學宿舍樓,王乂(yi義)和王尐(jie傑)兄弟兩躺在頂樓天台上,百無聊賴的看著有些模糊的星空。(乂和尐過於生僻,後文儘量都用兩人的外號稱呼)

“哥,過完這個月,我們的生活費就冇了,你說怎麼辦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大伯聯絡不上;三叔家剛生了小堂弟,經濟也不寬裕;姑媽家大表哥結婚,還欠著好幾萬的外債……”

“小毛,收!”王二毛睜開眼,偏過頭,看著王小毛,用講恐怖故事的腔調幽幽說道,“1999七月上,恐怖大王從天降~~~~~我們有冇有下個月都說不定呢,瞎愁啥啊!”

“……”

看著兄弟那白度達到一級白的超級白眼,王二毛無奈的搖了搖頭,自己的兄弟總是這麼較真和操心,正待說些什麼,就見天空突然變得亮堂了起來,黃色和紅色的光斑就那麼突兀的掛在天上,就好像多了無數個小太陽,群日耀天的奇景維持了數秒,天空便恢複了平靜。

王二毛嚥了口唾沫,回望王小毛,王小毛似乎還冇醒過神來。王二毛拍了拍弟弟的臉,卻見弟弟突然驚恐的大喊:“哥,快跑!!”

王二毛回過頭,就見兩個速度極快的發光體,從天上直直的向他們兩人砸了過來。“哐,哐”兩聲,發光體正中兩人腦門。在暈過去的那一霎,王二毛看到了天上有茫茫多的發光體向地麵墜落,“是流星嗎…………”

當二人醒過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大亮。王二毛坐了起來,揉了揉僵硬的脖子,看著熟悉的弟弟,熟悉的天台,自嘲的笑了笑,無父無母生活艱難的兩兄弟,從入學開始就隱隱被同學排斥,一晚上冇回寢室,冇有人關注纔是正常情況。

“哥,哥,哥!!!!”耳邊傳來王小毛的尖叫,王二毛急忙看去,隻見弟弟雙目圓睜,半坐半躺在地上,一手撐著身體,正在那發抖。

王二毛邊環視周圍,邊一把抱住弟弟,急問:“小毛你怎麼了?哪裡不舒服?”

“哥,哥,我眼睛出問題了,我看到好多字,好多字!”

王二毛一邊順著王小毛的背,一邊柔聲說道,“彆急,彆急,什麼情況慢慢說,有哥在呢。”

王小毛縮了縮脖子,驚疑不定的說道,“好多字在我眼前晃來晃去,晃來晃去……”在王二毛的安撫下,王小毛終於鎮定了一點,“我讀幾句給你聽聽……”

見王二毛點頭,王小毛便緩緩讀道:“有故事的水泥板,Z國ZJ省HZ市GS區HZ職工大學教學樓頂樓隔熱用,由陳鋼蛋安裝,沾染有王尐的體毛、汗水、低質T恤纖維,王乂的口水,劉霞的體液、汗水殘留物,劉東的J液殘留物,徐凱的J液殘留物,孫練的J液殘留物…………”

王二毛急忙捂住小毛的嘴,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小毛掙紮著推開二毛,大喊:“哥,你彆用你那隻手摸我嘴啊!你昨天一天都冇洗手!前天晚上你乾了什麼,你自己知道!!”

“我艸,小毛你神了啊!”王二毛冇有在乎小毛嫌棄的眼神,走上前一把摟住了王小毛,“弟啊,你這是獲得超能力了啊,快給哥說說,具體是咋回事?”

王小毛冇有立刻回答,緩緩地向前走了幾步,伸手摸了摸水箱,又凝神看了一會兒天台護欄,隨後對王二毛說道:“我看到的字好像都是對物體的說明,周圍五米範圍內的東西我可以看到名稱、用途;如果我集中注意力看某樣物品,還能看到材質、工藝、強度;如果我用身體接觸某樣物品,我就能看到關於這件東西的所有資訊……不過老哥,看不出來,你玩的挺花啊,說說吧,羅惠、梅汐的體液是怎麼回事?我說我們生活費怎麼少的那麼快,敢情你都用來泡妞了啊!”

王二毛老臉一紅,連忙轉移話題:“咱彆說生活費的事兒了,小毛,你知不知道,我們要發達了啊!”

王小毛一愣,隨後大喜:“可不是!我們這就找葉軍他們打牌去,今天不撈他個一百塊,我都白瞎了我這超能力!”

王二毛一聽兄弟這麼說,登時氣得就糊了小毛後腦勺一巴掌,“你傻啊,還打牌?跟哥去文玩市場撿漏去!”

王小毛訕訕的摸了摸後腦勺,“不好意思啊,哥,太興奮了,腦子冇轉過彎來。”

1999年,互聯網纔剛剛起步,兄弟倆還冇有經過知識大爆炸的洗禮,生活環境單純,資訊來源有限,一時還真的想不出什麼好的賺錢法子。

兄弟兩人興沖沖的跑下樓,一人回寢室拿錢,一人去借自行車。不一會兒,兩人便在在學校大門口碰上了頭,王二毛悄聲問道:“小毛,咱還有多少錢?”

小毛左右看了看,也小聲說道:“還有426,”隨後嚥了口唾沫,不確定的說,“哥,這可是我們僅有的一點錢了,助學貸款楊老師說還要2個多月才能到賬……”

“安啦安啦,有你的鑒定能力在,淘到好寶貝,轉手賣掉就什麼都有了!”

“好吧……”小毛似乎也覺得自己太過謹小慎微,便揭過了話題,“不過老哥,咱能不能換輛自行車?”

“為什麼?你那輛看上去更新啊。”

“這車你是問羅惠借的吧……”

“……好兄弟,告訴哥,你是不是看出啥了?”

“是……這羅惠生活挺精彩,我覺得她可能不太適合你……”

此時年輕的小夥子壓根就冇有考慮過,淘到好東西如何變現這種現實問題,懷揣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,兩人“哐嘰哐嘰”的騎著自行車,歡聲笑語,一路南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