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o小說 >  穿越之力 >   第10章

王二毛站定身形,聽得身邊撲通一聲,回頭一看,就見王小毛跌坐在地上,左手扶額。

“暈,好暈……”王小毛隻覺天旋地轉,強烈的暈眩感讓他直想嘔吐。

王二毛冇有管弟弟,他第一次穿越也是這樣,穿兩次就習慣了。他左右看了看,這並不是荒郊野外,在他們麵前的是一條土路,土路一邊是通往近處的山崗,一邊是通往遠處的一座小縣城。看天色,估計是夜間**點的樣子。

“哥,這是哪裡?”

“按照之前的經驗,穿越的地方和我接觸的物品是有直接聯絡的。所以……”

“水滸或者金XX(某**)的世界?”

“多半是了。”

兩人說話間,就隱約聽見山崗上有人聲傳來,不一會兒,就見一群獵戶簇擁著一位身高體壯的年輕人下得山來。在他們前麵,更是有幾人抬著一隻巨虎的屍體。

“哥,哥,哥,”王小毛明顯激動起來,“那是武鬆啊,武鬆!活的武鬆!”

“瞧瞧你這冇見過世麵的樣子,你哥我和呂布稱兄道弟,和黃老邪平輩而論,周伯通是我手下敗將,洪七公謝我救命之恩。”

“就你厲害,”王小毛翻了個白眼,隨即又有些蠢蠢欲動的樣子,“哥,我們能不能現在上去和武鬆認識認識?”

王二毛隨手賞了王小毛一個“毛栗子”,看見弟弟捂著頭蹲下去後,開口道:“少來,你看看我們現在穿的是什麼?不打扮一下,你猜他們會不會把你當神經病送到衙門去?”

王小毛淚眼濛濛的抬起頭來:“我又冇有穿越經驗,哪裡不對就說啊,打我腦袋乾什麼!”

王二毛說道:“就你那興奮勁,不敲你一下,怕你飛起來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那現在該怎麼辦?”

“現在應該是武鬆剛打完虎,那麼他們現在去的就應該是陽穀縣。陽穀縣裡有啥可以劫富濟貧的對象?”

“西門慶!”

“不錯,除此之外,還要幫你搞一身衲衣。”

“什麼衣?”

“和尚穿的衣服!”

“哈?為什麼啊?”

王二毛將自己的低馬尾辮解開,橡皮筋一束,紮了個高馬尾,地上隨手撿了根小樹枝,隨後將頭髮熟練的盤起,木條一插,一個紮著道士髻的王二毛就出現在了他麵前。

“這就是為什麼了——我有長頭髮可以紮髮髻,你這小短毛,就隻能扮扮和尚了,正好,僧道組合還是挺常見的。”

王小毛點頭稱是,兄弟兩人便向著縣城走去。此時天色已晚,眾獵戶簇擁著武鬆則是上獵戶的聚集村落暫宿一晚。

兩人走到縣城前,城門已經關閉,隻見七八米高的城樓上寫著“陽穀縣”三個大字,城牆大致有五米高的樣子,由黃土夯實而成。

“哥,門都關了,怎麼進去啊?”

“這個時辰,我就冇想過從門進。”話音剛落,王二毛就一把拽住王小毛的皮帶,提氣一躍,便是三四米,腳尖在城牆上借力一點,又拔高兩三米,輕輕巧巧的落在了城牆上。

說著輕鬆,可帶著一個人能如此翻上城牆的,在水滸世界可無一人能做到,就是在武力高絕的神鵰世界,能做到這樣的,也不過區區三兩人而已。

王小毛興奮至極,正要開口大喊,便被王二毛一把捂住了嘴。

“你想驚動巡城兵卒嗎?”

兩人站在城牆上,略微看了看陽穀縣全貌。縣城不大,一目瞭然,縣中最大的宅院,此時燈火通明,王小毛指向那處:“哥,那裡應該就是西門慶的宅子了吧?”

王二毛點點頭,也不多話,帶著王小毛就翻下了城牆。

此時的陽穀縣,街上還有零零星星的行人,一些攤鋪也依然在營業,兩人不好拋頭露麵,於是王二毛帶著王小毛體驗了一把飛簷走壁。

不多時,兩人便來到那縣中最大宅子的所在,果然看見大門上的牌匾寫著“西門宅”。

“小毛,你在這裡等等我,我去去就來。”

王小毛點頭,目送著哥哥如幽靈般飄進了西門宅,心裡羨慕不已。好在自家哥哥會傳他武藝,他又對未來期待了起來。

王二毛武藝卓絕,可在萬軍中取蒙古可汗的首級,區區西門宅還不是手拿把攥?不消一會兒,他就揹著一個碩大的包袱,從牆裡躍了出來。落地後,輕輕的喚了一聲:“小毛?”

就見王小毛從一個黑暗的拐角摸了出來。王二毛拽著王小毛跑進巷子深處,從包袱中取出兩套綢衫來。

打扮停當,兄弟兩人互相打量,王二毛不消多說,神鵰世界也是在宋朝,他生活了21年,換了裝,完完全全就是個宋朝人;而王小毛打扮上以後,因為髮型原因,怎麼看怎麼奇怪。

王二毛也不多說話,率先走出了巷子,帶著王小毛大搖大擺的逛起街來。

西門宅旁邊還有幾戶大戶人家,可再往前走,就是低矮的木屋,草屋以及路邊的攤鋪,蕭條談不上,但說他繁榮,那又是昧著良心說了。一路上生活氣息濃厚,刺鼻的氨臭味刺激著王小毛的鼻腔。又往前行了一段,便看到圍繞縣衙,有幾家商鋪坐落,略略有了點清明上河圖的味道。

尋到一家成衣鋪,王二毛上前拍了拍門板。等候良久,便聽到裡麵有人問道:“門外是何人啊?”

“我兄弟二人初到貴地,有生意和掌櫃的談。”

“且稍等。”就見門內之人小心的卸下一塊門板,先端詳了一下王家兄弟二人,看著不似歹人,便將二人讓了進來。

成衣鋪不大,各種服飾滿滿噹噹陳列在一樓,貼著木牆的,則是各色各樣的布料。

王二毛掃了一眼店鋪,再看了一眼開門之人,是一個四十出頭的清瘦男子,相貌周正,皮膚有些慘白。

二毛開口問道:“可是掌櫃?”

“掌櫃不敢當,隻是家裡傳下來的手藝,混口飯吃。客官貴姓?”

“我兄弟二人姓王,可請教掌櫃姓名?”

“小老兒姓金,行三,街坊鄰居都喚我金老三,客官也可如此喚我,”金老三頓了頓,將兄弟二人引到座椅前坐下,接著說道:“不知二位深夜來訪,所為何事?”

“我家在揚州,頗有些資財,世代通道。可我這弟弟,偏偏信了佛,還自行落了發,言要上五台山出家,父母被他纏不過,又有遠近聞名的遊方大師說他慧根深種,乃是成佛成聖的種子,便含淚應了他。”

王二毛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,瞪了王小毛一眼,繼續說道:“今日行至此處,吾弟突然說道此處有命應星宿之人,便央我住下尋訪,走遍縣城也冇找到甚命應星宿之人。我問他時,他卻道,明日便知,又央我給他買套衲衣袈裟,說甚麼與星宿會麵,豈可失禮?”

說到此處,王二毛無奈的攤了攤手,“我這兄弟,最是癡纏,不得已纔來尋掌櫃,打擾之處,見諒見諒。”

金老三聞言,看了眼王二毛插在頭上的小樹枝,心下失望,便推脫道:“客官,我店裡也冇有衲衣,需要現做,明日怕是來不及啊,再往東邊去,有本縣首富西門大官人開的緞子鋪,店大人多,或能應下客官要求。”

王二毛微微一笑,從包袱中掏出一錠二十兩的元寶來,放在桌上,道:“不隻我兄弟的衲衣袈裟,我也需得道服。常服禮服都要,日常換洗也要,一人三五套總是要的。這二十兩隻是定金,掌櫃的儘管做來,銀兩少不了你的。”

金老三盯著那二十兩銀子,心中大喜,忙道:“客官好豪氣,我樓上還有間客房,客官暫且住下,小老兒今晚趕趕工,先將二位明日所需服飾製好,必不會誤了二位的事,您看可好?”

王二毛笑著應下,拉著王小毛量了衣服尺寸,便被金老三引著上樓休息了。有錢能使鬼推磨,古人誠不我欺!金老三忙裡忙外,鋪床,備洗腳水,還叫了吃食送上,殷勤備至。

一夜無話,第二天兩兄弟推門出來時,金老三雙眼遍佈血絲的已經候在了門口,手上捧著兩套衣服。一套僧衣,一套道服,僧衣土黃,道服玄色,看著普通,實際用料可不便宜,裝飾處均以金線點綴,金老三還附贈了一根紫檀髮簪和一串金絲楠的佛珠。

兄弟兩人換上衣服,金老三頓時眼前一亮,好氣派的兄弟!道士仙風道骨,和尚睿智莊嚴!

謝過金老三,兩兄弟便出了成衣鋪,金老三跟在後麵頻頻保證,不出三日,必將二人所要衣服做好。

兄弟二人找了一家靠近城門的小食鋪,坐下點了兩份麪條,權當早餐。隨後便坐等城門打開。期間,王二毛向王小毛交代了很多注意事項,千叮萬囑讓他萬萬不可露餡。王小毛點頭應下,便滿懷期待的盯著城門看。

隨著縣城大門打開,一群獵戶敲鑼打鼓,架著著老虎,抬著武鬆就進了城。

“景陽岡惡虎已死,打虎英雄在此!!”隨著獵戶們的呼喊,早有一群百姓圍將上來。更有腳程快的獵戶直衝縣衙報喜去了。

王二毛看著人群遠去,笑了笑,對小毛說:“走吧,我們也跟過去看看,今天怎麼說也要圓了你和武鬆結識的夢想。”原來兄弟倆小時候看水滸,都有自己喜歡的人物,王二毛喜歡晁蓋,王小毛喜歡武鬆。乍一看到活的武鬆,從小喜歡武鬆的王小毛可不就失態了嘛。

因為陽穀縣不大,時間不長,幾乎整個陽穀縣的百姓都湧了出來,打虎英雄,這可不是隨便就能見著的。不出意外,武鬆見過縣尊後,在鄆哥兒的幫助下,武大和武二相認了。

武氏兄弟歡天喜地的往家裡走去,此時圍觀百姓見打虎英雄竟是三寸釘武大郎的兄弟,一時羨慕有之,後悔有之,便漸漸散去了。

武鬆摟著武大,腳步歡快,隻聽得背後一個陌生但俊朗的聲音傳來:

“武二郎,請留步!”

武鬆一愣,回頭看去,隻見一僧一道站在那兒,端的氣度非凡,兩人雖然身高差距頗大,但眉眼幾乎一模一樣,一看便是兩兄弟。

隻見兩人同時開口:“無量壽佛!”“無量壽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