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o小說 >  穿越之力 >   第7章

覺醒者治安管理委員會HZ分部暫借ZJ司法警察總隊的地方辦公。辦公地點位於ZJ法官進修學院內部。

部門建立倉促,實際上隻有4個人。

主任,具體姓名不詳,人稱金老師,普通人。

戰鬥人員,江南,頭髮異能覺醒者。

情報官,具體姓名不詳,外號“獨眼”,感知異能覺醒者。

後勤,劉小雨,普通人,警校剛畢業。

江南走進辦公室,200多平的辦公室裡空蕩蕩的,隻看見獨眼癱在沙發上,其他兩人都圍著他,劉小雨還不停的記錄著什麼。

“金老師,我回來了。”

“好,”金老師用目光簡單的迴應了一下,便重新將注意力放到了獨眼身上。

獨眼是個圓潤的胖子,叫他獨眼,不是說他瞎了一隻眼,而是自從他覺醒了能力以後,兩隻眼睛就不能同時睜開或者閉上,全天24小時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同時整個人像是被抽了筋一樣,完全不能動彈,最開始還能說話,到後來,連舌頭都不能動,隻能靠流食和打葡萄糖維持生命。

和這麼大的副作用對應的是,獨眼可以感知到以他為中心100公裡內的異能覺醒者的動態,甚至可以通過感知,判斷覺醒者力量的強弱。

隻見此時獨眼快速的切換兩隻眼睛的睜閉,金老師和劉小雨聚精會神的盯著他,劉小雨還不時的在紙上用字母記錄著什麼。

不一會兒,獨眼停下了眼睛的動作,劉小雨開始念紙上的內容:“wangyizaisishiwudiansanliu。 ”原來獨眼用兩隻眼睛來代表di和da,在用摩斯密碼說話。

“王乂在45.36”,除了獨眼外的三人,齊刷刷的看向了正對獨眼的一張HZ地圖,這張地圖劃滿了橫線和豎線,就像經緯線一樣。劉小雨根據獨眼給出的座標,一指地圖,問道,“是這兒嗎?”

獨眼冇有回答,又繼續用眼睛開始傳達資訊。

半分鐘後,“47,20”,又半分鐘後,“49,4”,一分鐘後,“已離開HZ”。

金老師歎了口氣,“王乂移動得太快了,獨眼等他回到hz,你再通知我們吧,現在還是看看其他覺醒者的動向吧。”

看似HZ管委會力量不足,實際上,在獨眼的眼中,整個HZ地區比江南覺醒力量更強的,隻有目前被關押的項飛。所以現階段江南雖然忙了一些,但是還冇有他們管委會解決不了的問題。

令獨眼感到很奇怪的是,明明王二毛比項飛和江南強大,但展現出來的覺醒力量卻十分微弱,這讓他十分困惑。

“33,91,有C-強度的覺醒者動用能力。”

“趕緊聯絡片區派出所,瞭解那邊是否出現狀況。”

“是,金老師!”

“江南上車待命。”

“是!”

20世紀末,冇有網絡的全麵鋪開,溝通效率就是如此低下。雖然在力量上江南可以壓製hz市區內的犯罪者,但是落後的溝通方式、監控網絡和嚴重不足的人手,並不能讓規委會製止所有的超能力犯罪。

RL大酒店,王小毛和肖偉吃完早飯,直接往大堂外走去。什麼立刻回HZ雲雲,那是不可能的,現在王二毛已經迴歸,王小毛又怎麼會還把那塊錦帕抓在手裡?他又不是真正的變態。然後兩個人隻要分開進入商鋪,又有誰認識他們呢?回HZ?日進千萬它不香嗎?

此時隻見一位衣著清涼的女子步入酒店大堂,大波浪,蛤蟆鏡,一雙修長細嫩的大腿踩著15cm的恨天高。

肖偉多看了兩眼,隻覺得這女子恰好長在了他的審美點上,似乎把他所有的亡妻相貌上的優點集合在了一起。若是能和她雙宿雙飛,那可就太美了。

肖偉越想越多,腳步不自覺的慢了下來,甚至忍不住回頭望向那女子。突然,他感到腹部疼痛難忍,豆大的汗珠瞬間就從額頭上滑落,人不自覺的就佝僂起來。聽到肖偉哼哼唧唧,王小毛也停下腳步回頭看他,隻見他大驚失色道:“肖哥,你,你的腰子在發光!!”

隻見肖偉的腹部發出強光,夏天衣物薄薄的布料完全不能遮擋住堪比遠光燈的光亮,把肖偉一對腰子的形狀整個的映了出來。

肖偉尷尬萬分,急忙捂住下體,溜到大堂茶座,找了個背靠大堂的位置坐下。王小毛跟上前去,坐在他對麵,詢問道:“肖哥,是冇控製好能力嗎?”

肖偉搖了搖頭,苦笑道:“不是的,自我覺醒能力以來,就不能有不良的念頭,一旦有了不良的念頭,對應的器官就會疼痛難忍。當初我看到你們在市場瞎轉的時候,就起了哄騙你們的想法,結果心臟足足疼了五分鐘。這也就是後來我為什麼提出和你平分收益的緣由……不平分不行啊,我怕痛。”

肖偉弓著身子,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腹部,疼痛已經消減,但是強光依然存在,他繼續說道:“原先隻是痛,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麼的,居然發出光來。”

“所以,肖哥是對剛纔那個女人起了什麼歹心思了嗎?”小毛揶揄道。

肖偉漲紅了臉,解釋道:“那個女人長相怎麼就那麼好看,都長在了我的心尖尖上,你那麼多任嫂子,冇一個能像她一樣的。一時控製不住就起了想法,你要理解啊。”

“肖哥,鄭鄭嫂子還活著呢,活該你痛。”

“小毛,你嫂子得了漸凍症,被她家裡人接到美國去治療了,我已經一年多冇見到她了。”

“漸凍症?是個什麼毛病?”

“人漸漸不能動的毛病,幾乎不能治癒,到後來都要靠呼吸機續命。”許是想起了妻子,肖偉整個人難過的抱住了頭。

雖然很替肖偉難過,但是王小毛還是忍不住腹誹,這人果然是天煞孤星,做他老婆是真的有風險啊。

“肖哥,熄燈了。”沉默了有兩三分鐘,王小毛突然對肖偉說道。

肖偉低頭看去,果然,那話兒不再發光,除了還有點隱隱作痛,已經無大礙了。

肖偉收拾了下情緒,對王小毛說道:“那我們就走吧,小毛兄弟,今天還是要仰仗你啊。”

王小毛笑了笑,回道:“肖哥,之前我還擔心你黑掉我的那份,但是現在看來,光有一個念頭你就那麼痛苦……”他頓了頓,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肖偉已經熄燈的襠部,繼續說道,“今天你就瞧好吧。”

肖偉不以為意,笑道:“我絕對是好人來著,之前是疏忽了,等下就給你辦個卡,把你應得的那份先轉給你!”

這一進銀行就是半天,王小毛開心的撫摸著手裡銀行卡,而肖偉則顯得有些生氣,銀行的辦事效率太慢了,浪費了整整半天時間,就這功夫,要是小毛全力出手,那得是多少個W啊。

“不行,我要去投訴那個銀行職員!”

話音剛落,他就感到一陣肝痛,隨後胸口光芒大盛,一個肝臟的形狀耀眼奪目的印在了前胸後背上。

“不敢啦,不敢啦,那個小職員很儘責了,我不去投訴就是了!!”肖偉的懺悔並冇有什麼用,那個閃亮的肝臟一邊用疼痛懲罰著肖偉,一邊向周圍的人訴說著這個男人的肝火有多麼旺盛。

中午吃飯的時候,王小毛非常惡劣的點了牛鞭和炒豬肝,肖偉額頭青筋都要爆出血了,但嘴裡卻一直在默唸:“不起惡念,不起惡念,我是個好人,我是個好人……”

那天下午,整個RL都沸騰了,各種極品翡翠被開了出來,各個珠寶公司像是被炸的魚一樣,平時深潛水底不見蹤影,一個土炸彈下去,全部都跳出水麵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