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土神州東域臨安一隅。

正一龍虎山,道觀林立。

莊嚴肅穆的大門上以紅色為底色的牌匾上寫著四個金色大字——道教祖庭。

一處偏僻的房間,蘇泗呆立其中。

雙眸之中充滿了疑惑。

“我......穿越了?”

看著身上的黑色道袍,蘇泗陷入沉思。

他本是一名社畜,在各種福報中艱難的無望平凡的生活。

在工作壓力下,連續熬夜一個星期之後,他不幸為工作捐軀了。

原本以為兩腿一蹬就可以到陰曹地府投胎轉世。

還計劃著這次一定要投個好胎。

不曾想,一睜眼便置身此處。

萬千記憶碎片如山呼海嘯沖刷著蘇泗,他眉頭緊鎖。

“神,魔,妖,鬼,仙,武人......”

原主也叫蘇泗?

平行宇宙?

看過救世主的蘇泗胡亂猜測。

原本投身龍虎山是為學道,決心學點本領,除魔衛道。

這個世界與原來的世界不同,危機四伏,妖魔作祟,神魔爭霸。

現如今,正邪兩派衝突不斷,人人自危,每天隕落的大能數不勝數。

在此形勢之下,人族可謂九死一生。

一念及此,蘇泗背脊發涼,這是一個怎樣的混蛋世界啊!

他真心想去投胎來著。

不僅如此,原主的記憶告訴蘇泗,他無法修習武道。

也是這個原因,家裡麵纔不得不將他送到龍虎山。

拿起桌子上的銅鏡,鏡子裡麵是一個劍眉星目,有一股陰柔之氣的俊俏少年。

蘇泗喃喃道:“模樣倒是看得過去,可惜是個廢物。”

蘇泗很惆悵,當下很憂鬱。

自己這副柔柔弱弱的樣子,冇有武藝傍身,要怎麼在這亂世中生存?

遇到那些女鬼女妖,可不得把他吃乾抹淨嘍。

轉念一想,這裡是龍虎山,道教祖庭。

神魔都是真實存在的,龍虎山也不像前世那般。

真本事肯定有,邪魔必然不敢輕易靠近。

苟一苟,平平安安渡過一輩子算了。

要是能習得一招半式傍身,最好不過了。

“五雷正法,掌心雷,法相天地,這些絕學不知道我能不能學。”

“再不濟,相術,醫術,驅邪之術也好。”

蘇泗當即眉頭舒展,離開房間往前殿走去。

原主的記憶裡,龍虎山的道士原本挺多的。

隻是近來山下妖邪作祟,他們提劍下山斬妖除魔去了。

道士就是這樣,亂世下山,盛世上山隱居。

蘇泗走了好一會兒也冇見幾個人,而且都不搭理他。

他進入大殿,三尊十多米高的神像立於其中。

蘇泗對於道教還是有些瞭解的,這應該是玉清、上清、太清三位尊神了。

也不知道在這個世界,這三位大佬是否真的存在。

他不敢多看,行了一禮便拿起一本《南華經》開始在心中誦唸起來。

【叮,檢測到浩然氣,開始加載係統...】

【誦唸係統已啟用】

伴隨著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,蘇泗麵前出現一個麵板。

【蘇泗】

【道法:無】

【浩然氣;10】

【天賦: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熟讀道家經典,可積攢浩然氣,心中一點浩然氣,天地千裡快哉風】

【術法神通:無】

“他來了,他來了,穿越者的標配。”

蘇泗內心欣喜,手上不自覺將道經攥緊,甚至開始YY起來。

係統在手,天下我有。

什麼神啊魔的,都不是他一合之敵。

事不宜遲,蘇泗立刻將心思放在係統上。

【誦唸係統:可通過誦唸道家典籍獲得浩然氣,一定概率暴擊可獲得術法神通】

【浩然氣:可用於增強神通和道法】

蘇泗當下有了定論。

在這妖魔橫行的世界,就算身懷係統,想要到達飛天遁地的地步也需要時間。

冇有自保能力前,自己必須苟一點。

順應天道,道法自然。

蘇泗暗暗點頭,繼續誦唸經文。

南華經,天道自然無為,道為宇宙萬物之本。

讀著讀著,蘇泗不禁沉浸其中。

不禁想到自己的前一世。

寒窗苦讀十餘載,一朝成名天下知,後來又泯然眾人。

竟落得猝死在崗位上的下場。

也許是上天給了他這次機會。

大鵬一日同風起,扶搖直上九萬裡,他要睥睨眾生。

“不刻意而高,無仁義而修;無功名而治,無江海而閒;不道引而壽,無不忘也,無不有也;”

......

隨著經書一頁一頁被誦讀過去,蘇泗籠罩在一道金光之中。

他也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,大道蒼生,天道,人道,地道。

【叮】

【南華經誦讀完畢,獲得浩然氣10000點】

【觸發暴擊,獎勵:掌心雷】

【精誠所至金石為開,觸發雙重暴擊,五雷正法達到融會貫通境】

【道心顯,道體覺】

連續的聲音迴盪在蘇泗耳畔,他頓時眉開眼笑。

剛纔還惦記著掌心雷法呢,這就送來了,還達到融會貫通境。

......

臨安江家。

一身素白衣裙的女子斜靠在欄杆上,一張天地粉飾的臉龐上,雙眉如雲,雙眸靈動。

體態婀娜,身段絕佳。

李秋月,蘇泗的表姐,如今是江家家主江吾雙的妻子,先前與蘇泗一同來到臨安。

她眉眼如月,睫毛眨眨,看上去鎮定自若,實則內心慌亂。

隻因方纔聽到下人們小聲議論的事。

“聽說冇有,城西洪員外家遭了邪祟,一家上下幾十口人無一生還。”

“據說死狀淒慘,許多人看到當場吐了呢。”

“不止洪員外家,還有好多平民無故失蹤。”

嗒嗒嗒。

一陣腳步聲傳來,一位中年人怒斥道:“胡言亂語!”

“哪來的邪祟,不過是障眼法罷了!”

“是,家主。”

下人們四散離去。

中年人眉頭卻依舊擰在一起,最近臨安城確實不太平。

以前也有鬼怪之說,但人們從來冇有見過,如今妖魔肆虐。

大秦甚至建立了斬魔司,他侄女便是其中一員。

而江湖上也隻有一些大俠的傳說,無非是武者的事蹟罷了。

李秋月見夫君似有什麼煩惱,她抿了抿嘴,隨後說道:“我表弟在龍虎山修道,要不我上山去請他?”

江吾雙嗤之以鼻,“你那表弟,天資平庸,無法習武。”

“送他去龍虎山是去混日子,無甚用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