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泗將目光從火燒雲上收回。

看了眼巨坑。

剛纔好像有古怪的東西,古怪的叫聲。

好像又有什麼東西注視著自己。

不過這會兒冇有了。

爆炸聲肯定會將人引來,風緊扯呼。

他完全冇有想到剛纔隻是試試手,便無意中打傷了一頭妖物。

並且無意中讓妖物們道士有所改觀,尤其是龍虎山的道士。

巨坑四周有一股子燒焦的味道。

一位身著錦衣,頭戴白玉冠,揹負兩柄長劍的青年男子看著一片狼藉。

是來自真境宗的強者,柳醇風,年僅二十三便達到水月一重。

真境宗年輕一代十人之首,當之無愧的宗門新生代代表人物。

原本奉師父之命至龍虎山看望世叔。

聽到後山的巨響便前來檢視。

看著數丈寬,深數尺的坑,他陷入沉思。

四周寸草不生,樹木燒焦的味道夾雜著青草香味。

這一看,就知道是雷法。

殘留的雷霆之力就是最好的證明,能夠驅使雷電的前輩,定不是宵小之輩。

濃鬱的浩然氣。

柳醇風閉上眼睛,感受著四周的氣息,靈力。

感受其間蘊含的道法,那一絲絲殘存的道則韻理。

道,是一個很玄妙的東西,有的人終其一生都無法悟道。

境界也隻能原地踏步,不得半分精進。

有的人一朝悟道便可觸摸那虛無縹緲的境界。

朝聞道,夕死可矣。

“劍有劍道,人有人道,天有天道。”

“這就是道嗎?果真讓人如醍醐灌頂。”

“不知是哪位道長的手段,這般手段世間罕見。”

“哪怕是真境宗,能夠施展如此神通之人,也是鳳毛麟角,哎,虧我真境宗還是臨安第一宗門,如今對付越發猖狂的妖魔,卻是那麼乏力。”

念及此,他神色落寞,麵色沉重。

愁眉苦臉,彷彿遇到難以解開的謎題。

“妖魔覺醒,邪祟當道。”

“妖怪者,蓋精氣之依物者也。氣亂於中,物變於外,形神氣質,表裡之用也。本於五行,通於五事,雖訊息升降,化動萬端,其於休咎之征,皆可得域而論矣。”

“妖,是吸收日月之精華,數十年甚至數百年,才得以初開靈智,是而化為精怪。”

“更有甚者,可口吐人言。”

“鬼魅精怪一說,由來已久,能夠化作精怪的,到底是萬中無一。”

“能夠以人言交流的,更是從未見過。”

“都是些實力不過木胎境的小妖小怪,不足為慮。”

“現如今,妖魔已然一副大復甦的光景,小妖遍地走,實力達到英魂境,甚至雄魄境的大妖也不少見。”

妖精有神智,大為飛禽走獸所化,有跡可循。

冤魂、怨靈、邪祟等無跡可尋的魔物纔是讓人頭疼的。

普通武者至於魔物猶如三歲孩童至於青壯,差距不可謂不小。

武者唯有達到水月鏡之上的英魂境纔有一戰之力,可水月鏡在這個世界本就稀少。

英魂境就更不用說了,那是隻存在於傳說和故事當中的。

自然比不得妖魔。

也是這個原因,臨安境內妖魔作祟,武者們才叫苦不迭。

各門派弟子更是頻頻戰死,九死一生。

大秦連夜建立斬魔司,這才稍稍緩和了些,但也不知道能夠支撐多久。

“道門當興啊!”

柳醇風自嘲一笑。

“佛道兩門一直是這個世界的佼佼者,擁有著絕對統治力。”

“今日之後,道門勢必更勝一籌,力壓佛門。”

“道祖降世,金身護山,法相森嚴。”

“實在太過虛無縹緲了,若不是親眼所見,我斷然不會相信。”

“不知佛門會不會有所動作。”

“風雲將起!”

柳醇風仰天長歎,隨後盤腿而坐,心中默唸,“吾擅養浩然氣!”

......

蘇泗回到自己的房間,懷裡抱著幾本道經。

自己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了。

從今天開始,他決定在房間裡誦經。

關上門來就把修為提升了,正所謂,悶聲發大財。

有了先前的教訓,他不敢在誦經的時候結印掐訣。

老老實實誦經。

“道衝而用之或不盈,淵兮似萬物之宗。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。”

隨著誦唸的完成。

係統的聲音也響起。

【叮!誦經成功!】

【獎勵浩然氣3000點,望再接再厲】

【觸發暴擊!獲得額外獎勵,五雷正法!】

五雷正法,是五雷正法。

蘇泗緊握拳頭,將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抑製住。

【觸發暴擊,獲得額外獎勵,五雷正法融會貫通!】

“轟!”

蘇泗腦海中出現了有關五雷正法的所有知識。

如何結印如何牽引,如何施展。

以及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可施展。

五雷正法,鎮世,鎮妖,鎮群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