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泗緊閉雙眼,感受著自身力量的變化。

五雷正法屬實霸道。

此法一出,妖魔鬼怪儘皆無所遁形。

有機會還是找個小妖試一試,必須對自己的實力有正確認知。

“咚咚咚。”

敲門聲響起。

蘇泗起身打開房門。

門外,掌教齊玄幀撫須而立,“無極,你入山已有數日,不知是否對道法有所參悟,明日早課你來帶領大家誦經吧。”

“正好檢驗一下你這些時日是否有在誠心誦經。”

“是,掌教大人。”

蘇泗行了一禮應了下來,心裡卻犯起嘀咕。

讓自己帶領眾位師兄做早課?

他剛拜入龍虎山幾天啊,太看得起他了吧。

亦或是,掌教大人有意為之?

不管了。

明日誦經時儘量壓製點好。

......

清晨。

龍虎山一大早便人山人海。

金身法相降世之前可從來冇有這樣的情況。

此時香客的長隊已經排到山下。

若不是龍虎山每次接待香客的名額有限,估摸著這會兒樹上都可能站著人。

群情激奮,幾乎瘋狂。

“還好,若不是早點來,今天得在山腳下蹲著了。”

“兄弟運氣不錯啊,不過還是我們這種昨晚就在山下等著的穩當。”

“這麼瘋狂的嗎?”

“廢話,神仙降臨龍虎山,為了能夠近距離觀摩天上神仙,哪個不是擠破腦袋往裡麵鑽啊。”

“這算什麼,我表弟昨日便來拜山,連夜加入龍虎山。”

“最近臨安不太平,加入龍虎山是個不錯的選擇,你表弟比你機靈。”

“我今天也要拜入龍虎山山門,我說的,佛陀都改不了。”

“兄弟,一起!”

排隊的香客閒聊著打發時間。

其中有一位氣質出眾長相絕美的姑娘引得香客們紛紛側目。

“小姐,他們都在看你呢,嘻嘻。”

楚安然瞪了一眼打趣自己的丫鬟,早知道就不帶這個丫頭來了,自己一個人女扮男裝來樂得清閒。

楚安然,大秦上陰學宮唯一的女子學生。

更是學宮中出眾的學子,年僅十八一身修為便達到了泥胚九重,隨時都有可能跨越門檻成為木胎境強者。

木胎境武者纔是可以睥睨天下的存在,可見其未來成就不可限量。

上陰學宮無數師兄弟更是為之傾心,追求者更是不計其數。

饒是習慣了到哪都成為焦點。

但是一下子被這麼多糙男人盯著的感覺,多少有點不自在。

“大道廢,有仁義;慧智出,有大偽;六親不和,有孝慈;國家昏亂,有忠臣。”

上香,祈福,求簽。

香客們漸漸湧入同和寶殿,纔開始真真切切的聽到誦經聲。

方纔在大殿之外,嘈雜的聲音將誦經的聲音給覆蓋了。

一進寶殿,溫暖的氣息縈繞,讓人如沐春風。

寶殿之內的香客儘皆暗歎不已。

龍虎山果然不負道教祖庭之名。

隨隨便便提出來一個小道士誦經便能夠給人一種如登聖堂的感覺。

全身上下如同被清理一遍,所有的濁氣都消失不見。

就連疲累之感也隨風而去。

最為玄妙的是,誦經聲讓人腦子變得清明,好似木疙瘩聽了都能變得活泛起來。

“不枉我等來一趟龍虎山啊!”

所有人心中感歎。

楚安然感覺到一道熾熱的目光,抬頭望去,正是那帶頭誦經的小道士。

“小姐,瞧那小道士,被你迷得神魂顛倒了都,嘻嘻。”

丫鬟小玉的聲音不合時宜的在耳邊響起。

楚安然在她腰上掐了一把,隨後一眼瞪向那小道士。

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,不成想也是個見到漂亮女人便挪不開眼睛的登徒子。

小玉疼齜牙咧嘴,眼睛卻同主人一起瞪那小道士。

彷彿在說:都怪你。

蘇泗收回視線。

他剛纔不過是看到那位姑娘身上一團黑霧,想來定是沾了邪祟。

【誦唸成功,獲得浩然氣500點】

【斬妖可獲得獎勵,獎勵物品隨機】

係統的提示應確定了蘇泗的想法。

有獎品,蘇泗很心動,畢竟是在龍虎山,就算自己不敵,也有掌教給兜著。

穩賺不賠。

正在思考對策的蘇泗完全冇有注意一旁掌教齊玄幀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隻是誦經便能夠讓浩然氣彙聚的景象。

無極這纔來龍虎山幾日啊,就有如此造詣。

自己誦經十數載,僅僅能彙集絲絲縷縷浩然氣溫養自身,絕對冇有眼下這般。

整個寶殿都縈繞浩然氣,還有絲絲道則韻理。

此子天賦之恐怖,日後必定不凡。

天佑我龍虎山!道門當興啊!

掌教強壓住內心的躁動,向蘇泗招了招手。

待到無極走到跟前,他拍了拍他的肩膀,語重心長道:

“無極啊,誦經需心誠,需靜氣凝神。”

一臉懵的蘇泗重重點頭,擺出一副乖孩子的模樣。

“我知道了,弟子謹記掌教教誨。”

齊玄幀撫須而笑,眯著眼點頭道:

“不錯,不驕不躁,是個成大事的。”

聞言,蘇泗心底“咯噔”一下。

果然,掌教還是看出了什麼,自己急於提升自身修為。

誦經時語速確實比之前快了一點點,他也嘗試過了,不影響浩然氣的獎勵效果。

掌教是提醒自己不要過於急功近利,要穩紮穩打麼?

掌教果然深不可測啊!

“掌教好,家母讓我代她向您問好。”

楚安然看到掌教跟那個登徒子在一起,不情願地上前行了一禮。

若非自己瓶頸鬆動,需要儘快尋一處好地方突破,她勢必離那個小道士遠遠的。

蘇泗盯著她周身愈發濃鬱的黑氣,目不轉睛。

看不出附著在這位姑娘身上的妖魔的深淺。

他瞥了眼掌教,掌教似乎毫無察覺。

“不是吧?”

蘇泗心裡嘀咕著,難道是掌教故意考驗自己?

是了,修為高深莫測的掌教怎麼會冇有發現,肯定是藉此考驗自己一番。

“登徒子。”

小玉見眼前小道士依舊不死心的盯著自家小姐愣愣出神,她暗暗罵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