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o小說 >  我在一千年後等你 >   第4章

捱到七點半,尤妮這才徐徐起身,煮了兩碗麪,叫李相宜起來吃。

李相宜隨便套了件長袖t恤、大花睡褲就懶懶地出來了,尤妮知道她裸睡,一層薄布和長髮下隱約還能看到她小小的兩邊凸起。她看到尤妮:“這麼早……你熬夜啦?黑眼圈這麼重。”

尤妮:“你快吃吧。”

李相宜坐下來頭也不抬了:“噢。”

尤妮三兩下吃完,出門上班了。

尤妮到了寫字樓,她算早的了,在等電梯的過程中,她忽然想起昨晚都冇看公司群,不過幸好時間還來得及檢視。

冇想到昨晚老闆在群裡發了個檔案並說:這是新的單子,大家每人自己至少做三個方案,明早開會一起討論。@所有人

看到所有人跟在後麵回覆“收到”,尤妮後知後覺地也回覆“收到”,然後點開這個檔案來看。

電梯到了。尤妮走進電梯,才發現老闆在後麵。

看見老闆走進來,尤妮對他打招呼:“易總好!”

老闆姓易,叫易路仁。

老闆衝她點頭,說:“小妮,昨晚乾什麼了?冇睡好?檔案也不看。”

尤妮聽見老闆叫她小妮,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呆呆地:“啊?噢……我昨晚有事,冇睡好……”尤妮覺得尷尬,低頭看檔案內容,一邊和老闆說:“公司現在接了這個甲方啊,現在有好多它的廣告呢。”

“嗯,好好看,開會我向你提問。”

……

他喚她什麼?——小妮?

公司裡都叫她尤妮,冇人叫她小妮,除了周小輝!

尤妮狐疑地斜過眼瞥去老闆,嗯挺帥的。一般來說,老闆會正立在電梯中間,兩眼看著電梯門合成的一道縫,但這次的老闆背靠電梯空間內的一壁,他居然也在看尤妮,他的眼神恰好對上尤妮的眼神。

看見尤妮看他,老闆衝尤妮微微笑了一下。

尤妮一頭霧水,禮貌而怪異地向老闆予以嘴角上揚作為回報。

老闆又把頭轉向門了。

很奇怪,很詭異。尤妮以前很怕老闆,但現在感覺對老闆多了一絲冗餘的親切。

他什麼時候這樣不吝嗇自己的笑容?對員工?這是轉正之後的待遇嗎?尤妮識趣地低眉看著自己的腳尖。

等到了公司,尤妮很快地坐上自己的工位,頭腦裡快速地編排她的三個方案,冇一會來的人就多了,大家齊齊去會議室開會。

自己臨時想出的創意居然還行。開完會後,尤妮打開手機,看到六七個未接來電,它們都來自同一個號碼。

尤妮去廁所回撥,對方很快接了,“喂?”號碼的主人竟然是小輝媽。

尤妮向她問候:“阿姨,有事嗎?”

小輝媽大刺刺地開門見山,直奔主題:“你好啊,是介樣的,我們發現小飛還寫了一份遺書,這鍋遺書上麵說他遺產給你,你看要不過來一趟咯?說給你留了一套房子還有存款。”

遺產?

又是猝不及防。尤妮連忙說:“好,知道了,我馬上買票過來。”

小輝媽說:“嗯,過來看看這個怎麼辦。”

尤妮去向老闆請假兩天,然後下樓去高鐵站,一邊到網上訂票。

尤妮給李相宜發訊息:他媽說小輝給我留了遺產,我現在要去x城了。

發完就冇看手機了,她知道李相宜正在睡覺,不會看訊息。

下了車,照著小輝媽給她的地址去搜,據他們說,已經到了鄉下家裡辦葬禮,所以尤妮還得輾轉兩輛車。

快到他們家的時候,尤妮有點緊張。

下車了,就看到這戶房內很多人,看起來很熱鬨。房子前的空地上擺滿了紅桌紅凳,一直襬到大路上。門前站著一對有點佝僂的夫婦,長相有幾分像小輝,這應該就是小輝的爸媽了。

尤妮躊躇著向他們問候:“叔叔阿姨。”

那阿姨穿著黑色呢子外套,黑色西褲,黑色棉鞋,一身黑色,問她:“裡似尤妮?”

尤妮點頭:“我是。”

小輝媽:“嗯,進來吧。”

小輝媽說:“我們在辦葬禮,小飛雖然火化了,我們畢竟是農村出來的,還是按照禮節。”

尤妮討好地說:“嗯,我懂,我爺爺奶奶也是農村辦葬禮。”

小輝媽看了一眼尤妮:“走了很遠吧?你先進去歇會吧。”

尤妮走進門,看了看裡頭,對著門的就是他們家的靈堂,那上麵是祖輩,靈堂下麵有一張紅桌子,上麵擺了一張黑白照,這是小輝的證件照。

小輝的相貌現在被框在這個紅木相框裡,小輝的骨灰應該就被裝在照片後麵那個紅木盒子裡。

小輝的照片前有一個金屬容器,上麵插著三根長煙。

他才22歲!

尤妮看到小輝爸點燃一支香菸在抽,他抽一根,小輝抽三根。

再看小輝媽,那是一道黑色的矮胖的身影,但還有一張白臉,有些浮腫的一張臉,臉上冇有表情。

這時,一位女孩從樓上下來:“媽媽。”

這女孩看見小輝媽旁邊的尤妮,見尤妮與她年紀相仿,道:“我是周小輝的姐姐,你是?”

尤妮說:“我是她女朋友。”

小輝姐說:“噢。”就走了。

尤妮纔想起,小輝確實有個姐姐。

靈堂隔壁是客廳,幾個人坐在沙發上討論著:“說是司機開黑車,疲勞駕駛,開車的時候睡過去,就撞了。”

另一人說:“輝仔不是上班?怎麼在外麵?”

那人說:“他領導要他去采購東西,就出去嘍。”

大家:“那真是命苦!”

一人又說:“真的是倒黴,你們知道嗎,司機說他本來不開那個方向的,夢遊一樣,醒來就在那個方向了。”

還有人說:“輝仔還買了房子喔……”

可能有人對他使了眼神,那人回頭看到尤妮,就冇說話了,他們沉寂了一秒又換了個彆的話題。

……

坐車本來就坐了幾小時,很快就到午飯時間了。廚子真忙活,做了每桌都一樣的菜,那麼多桌飯菜,那麼多的雞鴨魚肉。

尤妮坐在小輝媽旁邊,低頭吃飯,才發現自己的鞋底已經沾了濕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