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夏,江州淩江市。

晨曦從東方升起,將蕭家大院的大門映照的亮堂堂。

“嘭!”

一道人影激射而至,將嶄新的大門撞碎,闖入蕭家大院,發出狂笑聲:“哈哈哈!姓蕭的你終於死了,老夫來報仇了!”

竟然是道盟的總掌事,鄭海鈞。

在他身後,跟進來十多名統一製服的道盟精英,全部手持利刃,殺氣騰騰。

“咻!”

一道劍影破空而來,隨之響起的還有一聲怒喝:“有我楚少遊在此,誰也彆想鬨事!”

“錚!”

長劍插在鄭海鈞身前三米處,深深刺入青石板內,劍身輕蕩。

人影一閃,楚少遊飄然而至,擋住了鄭海鈞等人的去路,冷冷哼道:“楚家大院不得擅闖,闖者,死!”

“是嗎?本尊可不相信。”一道聲音從院外空中傳來,眾人紛紛抬頭,駭然發現,一名白髮老者正淩空虛踏,立於半空中。

“苦海強者?!”楚少遊驚呼。

“你倒是有點眼力。”白髮老者冷冷一哼,一揮手,一道青色匹練從天而降,直奔楚少遊!

楚少遊大驚失色,慌忙去擋,與此同時,褚炎,唐青陽,鐘劍方,秦如風和白亞秋接連現身,同時出手,幫楚少遊抵擋這一擊。

“噗!”

鮮血幾乎同時從六大指揮使口中噴出,六人同時倒飛而出,先後落在地上。

房門開了,幾個女人從裡麵衝了出來,雲依衝在最前,隨後是陸紅顏,方青嵐則和席慕雪一起,看著倒在地上,受傷的楚少遊等人,幾女都是臉色大變。

那白髮老者落在地上,長袖一揮,冷冷道:“今天,本尊是來大開殺戒的,所有蕭家大院中的人都要死,既然如此,本尊不妨透露一下姓名,本尊藥族前任族長藥長生!”

“長生兄,還是你快了一步,本宮晚了一步。”又是一道清冷聲音響起,半空中,一名灰衣老者淩空虛踏而來。

剛一落地,他手指一點,一道指芒射出,將掙紮著起身的楚少遊擊倒,冷哼道,“一個小小的宗師,竟然還這麼頑強。”

“本宮也自保家門吧,花族現任族長花無缺。”

他話聲剛落,又是一名老婦人從半空中飄然落下:“本宮樂族現任族長樂妙音,遲來一步,兩位不會見笑吧?”

三人齊聚,全都是苦海境強者。

隻是往那裡一站,強大的氣場就能鎮壓一切。

席慕雪深吸一口氣,從眾人身後走出,向這些陌生來客道:“我並不認識你們,不知道你們齊齊來我家,想乾什麼。”

“你就是蕭天慈的妻子席慕雪吧?”藥長生盯著席慕雪。

“是。”席慕雪忌憚的看著他。

“你承認的倒是爽快,既如此,本尊就告訴你,蕭天慈他大鬨我藥族聖地,殺我女兒,殺我族人,斬殺我藥族老祖,辱我藥族全族,他該死!”

“如今,蕭天慈已經身死,這筆賬,隻有你來還!”藥長生眼中冒著怒火。

席慕雪秀眉緊蹙,顫聲道:“你胡說,天慈他不會死的!”

“不!他已經死了!”

“我們已經得到確切訊息,蕭天慈已經死了!”

“蕭天慈如果不死,我們不會一同前來,哈哈!”三大苦海境強者一臉輕笑,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,毫不顧忌身份。

席慕雪連退幾步,如果不是方青嵐和陸紅顏扶著她,她已經跌倒。

“不……天慈他,他不會死的……”席慕雪連連搖頭,已是淚流滿麵。

藥長生站了出來,厲聲道:“我不管你們是誰,隻要住在這蕭家大院中的,今天必須死!”

他抬起了手,眼看著眾人要死於非命,席慕雪忽然衝了上去,張開雙臂護住眾人,臉色蒼白的道:“他們都是無辜的,我是蕭天慈的妻子,你如果想複仇,可以殺我,我願意替他們所有人死!”

“那我就成全你!”

藥長生手一揮,席慕雪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,遠遠的飛了出去!

“慕雪!”

院內,所有人驚呼,眼看著席慕雪口噴鮮血,落在地上,不再動彈一下。

苦海境強者的一擊,彆說她這個普通人了,即便是宗師強者,也難以承受。

她必死無疑!

“噗通!”

方青嵐,陸紅顏和雲依等人都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。

楚少遊等人都已身受重傷,難以起身,悲聲痛呼。

就在這時,一道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,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轟然落地,正是蕭天慈!

他終究晚了一步!

衝到妻子身邊,蕭天慈將妻子抱在懷中,想要施救,卻見她生機全無!

“啊啊啊!!!”

蕭天慈振臂怒吼,以他為中心,氣浪呼嘯而出,鄭海鈞等人直接被震飛,隻有藥長生三人安然無恙,但都驚駭的盯著他,隨時準備逃跑。

“殺我妻子,你們!都該死!”

蕭天慈眼睛猩紅,頭髮亂舞,猶如一個魔王。

殺氣,鎖定了藥長生三人,他正要動手,一道青光忽然落下,青衣人贏立在場中,淡淡道:“蕭兄弟,不要再生殺念。”

“嬴政!”

蕭天慈此刻已入癲狂:“即便是你,今天也休想攔我為妻子報仇!”

“她又冇死,你報什麼仇?”青衣人笑了。

蕭天慈瞬間從癲狂中脫離,驚疑的問:“她明明已經死了。”

“不,她冇死,我帶她去崑崙山聖墟內,自然可以救活她。”

“蕭兄弟,既然你已知道我的身份,此間事我也已經了了,不如我先行一步,去聖墟內等你,想要再見到你妻子,你要快一點了。”

話聲剛落,他一招手,席慕雪的“屍體”瞬間到了他手中,隻是人影一閃,就消失在遠方。

蕭天慈知道,自己無論如何都追不上,而且他現在並不知曉崑崙山聖墟在哪,隻能目送他帶著妻子遠去。

等他回過神來時,藥長生三人已經逃的無影無蹤。

蕭天慈上前,將楚少遊等人一一救起,一直忙到夜幕降臨,才穩定住六大指揮使身上的傷。

月上中天,六大指揮使齊聚,全部單膝跪地。

蕭天慈在他們身前負手而立,朗聲道:“從今天起,天龍殿所有部眾歸位!向暗殿宣戰!向道盟宣戰!同時,全力尋找崑崙山聖墟的訊息!”

“暗殿和道盟滅掉之日,就是我離開天龍殿,前往崑崙山聖墟之時!”

“是!”

楚少遊等人聽令,當即就開始行動。

蕭家大院中一片寂靜,陸紅顏和雲依走了上來,兩人一左一右,為蕭天慈披上一件風衣。

微風吹起,陸紅顏低吟:“相思相見知何日,此生此夜難為情,天慈,你一定會再見到你妻子的。”

“我們會永遠陪著你,相信慕雪姐在崑崙山聖墟醒過來後,也會一隻等著你。”雲依聲音柔柔。

蕭天慈輕歎一聲,仰天望月,低聲喃喃:“慕雪,等著我,即便天涯海角,我也要找到你!”

(全書完。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