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徐漾澄季楓徐傾城》

小說介紹

徐漾澄季楓徐傾城講述了徐漾澄季楓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

雷聲陣陣,閃電將天地劈開,雨傾盆而下。燭火被風吹滅,空氣冷的可怕。溫容麵色詭異的盯著烈九卿,薄唇微顫,“你……放肆!”烈九卿渾身僵硬,自知失言,立刻請罪道:“千歲爺,我是被鬼迷了心竅,纔會覬覦您,請您責

《徐漾澄季楓徐傾城》

第19章

免費試讀

雷聲陣陣,閃電將天地劈開,雨傾盆而下。

燭火被風吹滅,空氣冷的可怕。

溫容麵色詭異的盯著烈九卿,薄唇微顫,“你……放肆!”

烈九卿渾身僵硬,自知失言,立刻請罪道:“千歲爺,我是被鬼迷了心竅,纔會覬覦您,請您責罰。”

溫容冷喝道:“出去!”

烈九卿苦澀道:“是。”

她剛踏出去,溫容甩袖之下,門用力關上。

烈九卿渾身一顫,雙拳緊握,眼眶立刻就紅了。

任誰被一個失貞墮胎的女子提出這種事,都會憤怒吧?

她剛纔到底是在想什麼?

就算他是自己指腹為婚的夫君,但她如今已經失貞,他又是何等身份,怎麼還能肖想?

可是……

可是上輩子,她從六歲到十八歲,一心一意等了十二年,就等著指腹為婚的夫君娶她過門,一起白首偕老共度一生。

她始終記得那個雪夜裡,小小少年郎站在她的閨房外,隔著一道門,一字一句鄭重許下承諾。

“烈九卿,如今我還配不上你,還請你等等我。等我回來,我一定予你十裡紅妝,餘生平安順遂。”

當初她隻有六歲,還什麼都不懂,隻知道外公說要送給她一個最好的夫君,她要等她的夫君回來娶她。

雲夜出現的時候,在相同的雪夜說了相同的話,她堅定的以為她的夫君回來了。

而溫容從回朝到囚禁她有近十二年的時間,他隻字未提他的身份。

就算最後一次見,他都隻是站在台階下,平靜的仰望著她。

“雪天冷,回房。”

烈九卿覺得委屈,她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變成了這樣。

一步錯,步步錯!

她認錯了她的少年郎,所以老天兩世都在懲罰她,不能給他全部的自己,讓她始終不能得償所願。

如果可以,她真的希望滿心滿意等來的人是溫容,是沉默溫柔的溫容。

她捂著嘴小聲嗚咽,單薄的肩微微顫抖,一步步走進大雨裡,纔敢哭出來。

不多時,身後有門開的聲音。

烈九卿還冇反應,頭頂的雨就被擋住,她紅著眼回頭,身上就多了件厚重的披風。

“年紀不大,倒是嬌弱的很。”

耳旁冰冷的嗓音落下,烈九卿唇角開心的揚起,“千歲爺……”

溫容走進將傘塞給她,淡漠道:“今日雨大,去偏房休息,明日侍奉。”

烈九卿扶撫身,溫順道:“是。”

偏房,其實是溫容寢室旁邊的房間,與書房連在一起,簡單、乾淨,處處都透著簡樸,與他表現在外的奢華全然不同。

上輩子,她就住在這裡,隻是當初她毀的乾淨。

看著相同的擺設,烈九卿眼裡帶著懷念,更多的是愧疚。

這裡的每一件物件都是溫容親自做的。

大到床榻,小到裝飾,都是他這些年來悉心做的。

烈九卿站在床榻上,愛憐的撫摸著床幔的紅色流蘇穗,“能再見到你們真好,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珍惜來之不易的所有,特彆是他。”

溫容站在自己的窗邊,抬眼就看見了她嘴角溫柔的笑,彷彿將至寶捧在手心一樣。

他指尖收緊,唇角鬆動,深邃的眼卻那麼專注的看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