稻妻,離島。

天空上的貓咪雲朵在夕陽的映照下染成淡淡的粉紅色。

高大的紅楓樹隨處可見,柔光傾瀉在飄落的楓葉上,迸發出七彩的光芒。

近幾日。

由八重神子與社奉行共同籌辦的盛大祭典——光華容彩祭已經接近尾聲。

這是稻妻鎖國令解除以來,最熱鬨的一場藝術與文化盛會。

為此八重神子還特意邀請了璃月、蒙德的幾位青年才俊。

有六星戰神國民老婆——少年春衫薄·行秋。

有誒嘿摸魚真君——吟遊詩人·溫迪。

有天才畫師美少年——白堊之子·阿貝多。

還有......

還有蒙德最強戰力——火花騎士可莉。

眾人齊聚於此,賣書的、賣唱的、賣畫的、賣萌的,應有儘有。

遙望石階,遠國監司映入眼簾。

微風吹來,耳邊簌簌一陣響,視野裡下起了一場紅楓雨。

遠國監司原本是受勘定奉行管轄,為前來稻妻的異鄉人辦理登記手續的地方。

但如今卻成為了八重堂小說簽售的現場。

此刻。

雖然光華容彩祭已經接近尾聲,但無數稻妻百姓,還有一些身份顯赫的幕府家主、神社宮司,卻都聚集在此,似乎在期待著什麼。

人太多了。

有不少百姓隻能遠遠看著,擠都擠不進去。

蘇哲便是其中之一。

他站在人群中,臉色凝重。

腦海中的一道資訊,似乎是他神色凝重的原因。

【係統啟用條件——在光華容彩祭的小說發售會上,獲得銷量第一。】

哎,真的可以成功嗎?

蘇哲不清楚。

如今稻妻輕小說盛行,想要在這裡嶄露頭角,競爭力還非常大的。

穿越而來的蘇哲,雖然“借鑒”了一下某些神作,但心裡還是不免有些擔心。

“我說擠什麼擠,你三條腿都站不穩?”,一位中年大嬸厭惡的聲音響起,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少年。

雖然眼前的少年也很“可愛”,但她的心裡隻有“枕玉老師”。

今天她可是專門打扮了一番,為的就是枕玉老師能在她心愛的肚兜上簽名呢!

“你橫豎都是嘴,我懶得跟你吵。”

蘇哲白了對方一眼,理了理額前的碎髮,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。

然後......

“wrnmd,什麼狗屁的異世界人生啊,為什麼彆人一穿越都是雷電將軍是我姐、八重神子是我的寵物,而我卻為了啟用係統,拚命的躲在小黑屋裡當一個月的碼字姬!”

“誰知道我這一個月為了在八重堂釋出這部作品,都經曆了什麼?”

魂淡~!

他不就是早上出門去水果攤買幾個蘋果,補充一下昨晚損失的蛋白質嗎?

怎麼就莫名其妙的穿越進了提瓦特大陸了。

難道是因為自己偶然觸發了“蘋果攤穿越鐵律”?

“哎......”

一陣發泄後,蘇哲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“喂,你神經兮兮在說些什麼啊?要是被宮司大人聽到你對她、還有將軍大人的不敬,是會受到懲罰的。”,剛纔那位中年大嬸忍不住繼續嗬斥道。

“等等,你該不會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故意這麼說的吧?我可警告你,我的心裡隻有枕玉老師……”

“二臂吧你?”,蘇哲回頭看了一眼。

艸皿艸 。

越想越氣。

彆的主角穿越提瓦特,開局就有外冷內熱的優菈主動投懷送抱,自己呢?

卻特麼站在這裡和一個大嬸罵大街。

“在稻妻,我們可都是受神明注視的。年輕人,你這樣說臟話,會遭雷......”,中年大嬸繼續教訓著蘇哲。

話還冇說完,隻見一道嬰兒手臂粗的幽紫落雷落在了中年大嬸身上。

蘇哲張了張嘴,說不出話來。

不敬雷神的是他,為什麼會劈這箇中年大嬸呢?

遠處的幕府武士看到這種情況,慌忙將大嬸抬出人群救治。

蘇哲眼睜睜地看著中年大嬸頭冒青煙被抬走,“咕咚”嚥了下口水,尷尬地撓了撓頭。

這應該和他沒關係吧?

而在遠國監司的院內,一雙粉色的狐狸耳朵尷尬地顫了顫。

“唔......劈錯人了呢。”

隻見她抿了抿嘴,當作什麼事也冇發生,衝著身旁的編輯小野寺眨眼示意了一下。

“真是一場熱鬨的容彩祭呢!小野寺,這次發售會的企劃是你提出來的,八重堂在容彩祭銷量最好的輕小說,也交給你來宣佈吧。”

“好的,宮司大人。”

小野寺點了點頭,走上前去。

“來了,小野寺編輯走出來了。”

隨著小野寺的主動上前,人群頓時變得更加熱鬨了起來。

不少熱愛輕小說的粉絲們開始期待了起來。

“枕玉老師的武俠钜作絕對銷量第一,不服來辯。”

“彆鬨,我支援《轉生成雷電將軍,然後天下無敵》。”

“嘿嘿,書友們,時代變了。銷量第一絕對是新人作者冰橙貓!”

“對,冰橙貓永遠的神。”

隻見幾個狂熱的傢夥,還拿出了【冰橙老師,我愛你】、【冰橙老師,比肩希娜小姐】、【冰橙老師,絕對是個女孩子】等一係列自製橫幅在人群中高高舉起。

“冰橙貓?請問,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?”

“這兩天我到處聽到有人在討論冰橙貓,可是想要買她的書,卻發現早已銷售一空。”

“是啊,急死人了。就連我最好的朋友都不願意將冰橙貓的書分享給我看,她到底寫了什麼啊!”

“對,跪求書名啊!”

就在這時,小野寺示意大家安靜了下來。

“咳咳,我現在宣佈本次發售會銷量第五名的是......”

“《出發吧,嘟嘟可!》”

隨著小野寺的聲音落下,人群當中一名相貌很幼,約莫五六歲的火紅小女孩不開心的嘟了嘟嘴。

“第五名嗎?宵宮大姐姐,我們好失敗耶。”

宵宮露出鄰家大姐姐般的微笑,輕輕地揉了揉小女孩的小腦袋,“可莉,彆傷心。第一次發書,銷量就這麼好,已經很厲害了。”

“嗯嗯,我們兩個真厲害!”

可莉拽了拽小拳頭,露出甜甜的笑容。

宵宮大姐姐說的冇錯。

下次再和旅行者大……小姐姐、阿貝多哥哥、還有宵宮大姐姐創作一部更好的作品,就叫《我們四個真厲害》。

可莉眼神閃爍地幻想著。